西安生活家政服务信息平台,为您提供专业的保姆、月嫂、育儿嫂、钟点工/小时工等日常家政服务

西安生活家政网

西安家政生活服务信息平台

您现在的位置:西安家政生活网 > 西安保姆 > 西安养老院关怀 >  > 正文

纪录片《生命里》从人文角度关注临终关怀

发布时间:2019-07-17 14:00 来源:互联网  浏览次数:

 

纪录片《生命里》从人文角度关注临终关怀

 

 

图说:《生命里》宣传海报 官方图

这部纪录片,从临终关怀的角度,拍摄了6000多个小时,真实记录四十多位临终者的故事。

徘徊在生命尽头,每个人的态度是不一样的,必然有残酷的一面,黑夜的绝望与挣扎,不舍与无奈……但每一份“关怀”,都让影片流淌着是枝裕和式温暖、平和、深邃的生命观,没有仅以痛苦反映死亡,反而让路的尽头,洒满了暖光。

太多人在关心优生,“优死”这条路,任重而道远!

生寄死归,杜绝卖惨


上海临汾社区服务中心,有一个舒缓疗护区,收治的主要都是癌症晚期患者,生命所剩时间大多不超过3个月,这里是他们人生的最后一站,纪录片总导演吴海鹰就在这里拍摄了几年。

拍摄的三年间,历经了家属排斥、不被理解、拍摄困难等一系列问题。“换位思考可以理解他们,于是沟通的方式从‘说服’转变为了‘聊天’,就这么带着摄像机,穿着白大褂跟他们每日相处,日子久了大家就渐渐习惯了摄像机的存在,也愿意接受真实的拍摄。”吴海鹰说。起初,有位病人并不愿意接受拍摄,直到有一天,他起不了床了,他让护士请来了吴海鹰,他愿意让镜头纪录下自己生命的最后一段时光,他对着镜头说,“我曾经想写遗嘱,但我老婆不让我写。我就告诉你们吧,我希望我的葬礼一切从简,不开追悼会,也不要收礼,现在墓地也很贵,海葬我也可以接受的。我老婆跟我说,海葬肯定不行的……”

 

纪录片《生命里》从人文角度关注临终关怀

 

 

图说:纪录片截图 官方图

该片一共三集,每一集都讲述了2-3个临终病人,将直面死亡的课题直接推到观众眼前。有一位病人提前让家属拿来了自己年轻时的照片,她从中挑好了自己的遗像,挂在自己床头,在外人看来这多少有些残酷,她却把这一切看得很淡;护士和一位病人谈到了之前有病人自杀的情况,这位病人也坦承自己也曾考虑过自杀,但是想到自己的两个孩子,还是舍不得。还有一位鲁胜兰,68岁的老人,身患乳腺癌的她看起来却和普通人家的老太太没有两样,谈起往事像是拉家常。“年轻时候在新疆吃的瓜果实在是好吃啊,特别是哈密瓜,吃起来像是呜呜呜吹口琴一样吹过去。”还有一位以前在华东开关厂工作的老爷爷,回忆着年轻时候在单位食堂的小菜,又便宜又好吃,带点回家全家都开心……

乐观豁达的人给予了这部作品非常多鲜活、温暖、有趣的画面,虽然直面死亡话题,但是绝没丝毫卖惨嫌疑。整个片子温馨恬淡,解说也像是在讲述一个个睡前故事,让人深思生命的意义和人世的幸福。吴海鹰导演介绍说,拍摄中摒弃了推拉摇移的渲染方式,基本都是固定机位的拍摄方式,“不想因为机器去干扰他们的情绪,打扰他们的生活,或者去刻意渲染面对死亡的痛苦与难堪。”

临终关怀,任重道远


影片的主题是临终关怀。影片中一位上外的老教授,弥留之际,孩子不在身边,已经瘦骨嶙峋,两三个小时如果不帮助他翻身,就会生褥疮。阿图·葛文根在《最好的告别》一书说,“他们最害怕的并不是死亡,而是那之前的种种状况——丧失听力、记忆力,失去最好的朋友和固有的生活方式。”临终关怀恰恰不是解决痛苦而是疗愈痛苦。

片中,安宁病房医生护士的首要职责不是救死扶伤,而是帮助没有治愈希望的病人有尊严地走完人生最后一程,他们更像是“生命摆渡人”,他们每年要“送走”有近200人。此外,《生命里》还将镜头对准了青年志愿者,安宁病房的志愿者大部分来自上海的高校,他们之中有的出于对生命的敬畏来做志愿服务,有的则是“社会工作”专业的毕业实习,他们的到来给安宁病房带了青春与活力。

 

纪录片《生命里》从人文角度关注临终关怀

 

 

图说:大家给病人过生日 官方图

年轻人会拿着手机让病人和家人视频聊聊天,也会给他们唱唱歌,讲讲现在的电影,老人们每天会和他们挥手告别,也渴望着第二天天明再见到他们,听到他们的声音,看到他们的笑容。一位志愿者和一位肺癌患者见面时拥抱了他,病人说不要碰我,会传染的,志愿者说,我看过你的病历了,肺癌不传染的,病人和家属的眼睛有些湿润。“我们不排斥身体接触,有时候一个拥抱胜过千言万语。”年轻的志愿者们说。

也可以看到有的家属到了安宁病房,会说:“这个病房挺好的,装修得很漂亮”,但另一个家属则会回应:“好有什么用,到这样的病房来都是等死的……”片中还可以看到,医院周围的居民房都挂着镜子……

人们总是习惯性的关注开始、新生、开幕;而不太关心甚至不愿去思考结束、离去、落幕。但真实的世界却不是这样,始与终是事物的一体两面,没有落幕的戏剧是不完整的,没有尾声人生当然也是不圆满的。“在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,临终关怀已经形成了一套成熟的模式,而在我国,‘临终关怀’服务尚处在起步的探索阶段。比起起步晚,‘临终关怀’面临的最大挑战还是社会偏见问题。希望每一位观众都可以享受当下每一天的生活,也可以直面自己人生最后的旅程。”总制片人蔡懿鸣说。(新民晚报记者 吴翔)

相关阅读
热门阅读